293

雪月風花的故事,聽多了,更多時候,會落座其中,一簾幽夢繞過指間的發,緣份從容惠臨。那些佛前臻誠的癡情兒女,成就了一段段佳話,不論何時何地,總是試著拼接,探究一場未央的情深。那點心思,在科幻的劇情中,愛屋及烏地,字裏行間,把詩言歡,訴說前生來世的故事。

因為喜歡,所以喜歡,為你轉身須臾,想了萬種情景,守了一座城,開墾了情花無數,在初始的路口,站成永恆。擁著相識的色調,分分秒秒,讓心靈停泊,讓相遇生根發芽。其實一扇的風景,一個人怎會看透,這本歲月的舊書,一個人怎會讀閑。這兒,一直留藏一程,等你入夢入畫,可知?

右手握著昨天,左手心事輕弄,情絲繞過眼眸,一簾子的雨,心傷了幾度飛紅,瘦筆了彩雲無數,總在一句裏繞不出。風起,念起,隨流水西去,看破萬般戲份,也許你終是戲詞裏一句演繹,幕後的來去,已是定數。回望過往的重重萬山,淡薄的煙雲,刪除不去,逃離不得,擱置了一旁,杳無音信,風瘦水涼,煙鎖重樓。

丈量了念的長度,說著你的暖色,撚著你的涼薄,紛擾一溪雜陳眾多的說辭,揮之不去的還是你。這淡淡淺淺的小字,每個句點,都雕刻著你轉身的雲天,在那個老去的渡口,你會是那撐渡而過的歸人,會是那句青詞裏,最美的春心。唯願時光不老,情歌永存,在心裏,一直留下,對故事的遐想,更深著念想,溫情脈脈絮叨始終。

如若可,於似水流年裏,你若為風,我定為雲,封存春風的伏筆,停留在柔情的眉間。讓那姍姍思緒,在交錯的滴落裏,戀上心上那一朵,可好?合著一米陽光,安暖冬的寒寂,撫慰雪的孤單。這一米璀璨的陽光,可以隨時隨地,撫平無月的夜。一程程的等待,留藏掌心裏的暖色,不問軒窗的花開,輕輕落落,我以自己的方式,等待著,為你留存一筆,等你入畫!

呼喚聲音,湧動著昨日書卷,每一頁輕如薄絮。輾轉黑白時空,希望於一世,一次美好的故事中,綿延未央的情,在那開滿情花的長亭。恰好的緣份,恰好的相逢,不增不減,不曾落單。只待這一袖暖,挽著初始的浮萍,妥善安放,細緻深藏,織的一程,清歡入心入畫。

裹著薄如翼的微涼,陌上記憶輕拾,趕赴了從前,重複而過的結局,抖落下一地寒雪的涼……我在一季執著裏,埋下了等待的種子,尋找凝聚著過往的影子。這闌珊的夜色,是否有落絮而過的輕柔,有你路過的印痕?踩著冬季的晨曦流瀉下清喜,微情暖暖攬下,冉冉而來的相遇,縫花路邊朵朵,為你開出一城的美麗,為你留存一窗,等你入畫。

記憶的梗上,萌生了春的氣息,這淡薄的冬展開,還是合攏,都用這朵小字,在一隅小築裏,深入淺出,雕刻著往昔,鏤空心思。雪月生念,清風落情,玉壺冰心,好想枕著一片寧靜的冰天,抵達深心中的冬梅,遙望著彼岸花,逾越思念的距離!

手執心間那點溫良,幻想著,在那個回眸一笑裏,你是那眉間朱砂的唯一。

幻想著,在那個落幕煙霞裏,你會是斜陽中走來的人。

我在雨過天晴的午後,梳理一池子的墨蹟,沿著回憶的路,彩排下一程,等你入畫!